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真缘HL钓友会

True Destiny HL Fishing Club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工作之外的最大休闲方式就是钓鱼。通过自身的努力,不断提高钓技,以期获得最大的渔趣。和兴趣相投的朋友,游钓于山塘水库、河道,快哉!乐哉!

网易考拉推荐

徐童鞋的“订单”  

2012-07-23 03:10:45|  分类: 钓鱼日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 很多次了,徐童鞋问我要野生的小鱼,说是做临安的那种杂鱼锅仔,特好吃。可最近以来,钓鱼的次数少了,最重要的是,没钓到啥鱼,即便有,也是“现场消化”,或者被人拿去了。因此,徐童鞋的“订单”一直放在我心里,而这次,最主要的目的,就是来实现这个“订单”。连超级神虫也帮我来共同完成,作为兄弟来说,这就是支持。

        对于一个前一天晚上基本通宵的人来说,第二天的白天是嗜睡的,而我则不然。或许是长期上夜班的关系,只睡了几个小时就醒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 7月21日中午,喜之浪来电话说,想去老虎潭钓鱼,我自然是来者不拒的,就像我对烟的态度是一样一样的,而超级神虫居然也答应了。之所以用了个“居然”,是因为我问过他的,他说第二天要上班的。这次答应前往,我估计是喜之浪开口了,加上帮助我完成这次徐童鞋的“订单”吧。

        前一晚的劳累其实都是次要的,重要的是又要出发了。对于一个渔者来说,没有什么比钓鱼更让人兴奋的事情了。一直在说钓鱼人的精神,那种执迷,抑或是痴迷,那份钻研,那些投入,那样惬意,那般滋味。。。局外人还真是没法理解的。一旦探进钓鱼的门槛,就会慢慢体会到个中了。

        约定的时间是晚餐后,喜之浪定在五点。我和神虫都在单位餐厅就餐,掐着时间出发。这次是往勾庄走的,走104国道,一个多小时的路程。

        惊魂了几次之后,这次便换了个位置。这次在上次我们仨钓过的位置附近,由于上次挂底断子线多次,一直很揪心,这次换了个钓位。神虫还是坐在老位置,喜之浪就在我们之间。为了博客作业,在做好开工前的准备工作之后,趁着天还亮,抓紧拍些PP。

 

徐童鞋的“订单” - 真缘竹风 - 真缘HL钓友会

 

徐童鞋的“订单” - 真缘竹风 - 真缘HL钓友会

 

徐童鞋的“订单” - 真缘竹风 - 真缘HL钓友会

 

徐童鞋的“订单” - 真缘竹风 - 真缘HL钓友会

 

徐童鞋的“订单” - 真缘竹风 - 真缘HL钓友会

 

徐童鞋的“订单” - 真缘竹风 - 真缘HL钓友会

 

徐童鞋的“订单” - 真缘竹风 - 真缘HL钓友会

 

徐童鞋的“订单” - 真缘竹风 - 真缘HL钓友会

 

徐童鞋的“订单” - 真缘竹风 - 真缘HL钓友会

 

徐童鞋的“订单” - 真缘竹风 - 真缘HL钓友会

 

徐童鞋的“订单” - 真缘竹风 - 真缘HL钓友会

 

徐童鞋的“订单” - 真缘竹风 - 真缘HL钓友会

 

        图片上的人物也不用介绍了,也不需再用文字来描述其他的了,对于从小看连环画的大盆友来说,这些都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 可问题还是来了。任何事情都不会是一帆风顺的,总有那么些弯弯曲曲。试水的时候,还真的不挂底,在窝点附近连续试了很多竿。我还跟浪浪说,这次不挂底了。后面才知道,还真挂底的。不过,比上次要好很多,即便这次最严重的一次是挂了一次铅皮座,即便这次也用了8副子线。

        神虫这次连鱼护都没拿,用水桶装的鱼,钓十几条就往我鱼护里倒,而且是他首先上鲫鱼的。

        我依旧是4.5m的至尊鲤,1.0主+0.4子,开始用俞小鱼送我的白板鲫漂,由于用得不习惯,而且吃铅小,后来还是换上了昔日DIY漂,这支漂我用得最多,性能还是不错的。所以啊,对于浮漂来说,只要能读懂它就是最适合自己的。至于子线,最后还是换用0.3的了,因为0.4的子线用完了,钓鲫鱼那是没问题的,可对于餐条和青潮来说,就很揪心了,上鱼后那个颠,往往又是个死口,挡针发挥不了作用,这样子线很会打结。

        喜之浪上鲫鱼的速度很快,我才上一个的时候,他说居然已经有十几个了。不过,自换了支漂后,连口的鲫鱼,不过,这鲫鱼还真小,说麻将鲫都有点过分了,有的简直就是瓜子鲫。可既然徐童鞋说是野生的鱼,这次可都是野生的,“订单”的质量留待他去检验了。

        晚上的星空很美,天空中老是有灰机灰过,喜之浪说,很是享受这样的环境。我说,这灰机灰过好像是流星。浪说,那你就许愿呗。我可木有这份伪浪漫,还是安心钓自己的鱼。而他,说许愿上一个板鲫。果不其然,我听到他那边哗哗的水声,我问是不是小包头?他曰,是板鲫!我心中一阵羡慕嫉妒没有恨。我看着他小心地手提线拎鱼上来(没装抄网呗)。我问,多大的?他答非所问:板鲫!我听成了“半斤”,正当我口水中的时候,浪发现了这“板鲫”居然还有胡子,我笑了。。。

        这晚没有惊喜,不过,惊悚还是有的。喜之浪说在他边上看见一条蛇,对于这个地方,发现这个一点都不意外,没有发现者才叫意外了。看着他赶走了后,神虫那边出现了,这次神虫没有小觑,很果敢地把它赶到了岸上,一直目送它爬上了山坡。。。

        由于第二天神虫要上班的,我和浪一直说早点回去吧,我们是无所谓的,反正第二天不上班。神虫还在兴致上,说没事的。凌晨了,我和浪开始收竿,毕竟路上还要一个多小时,回家洗洗弄弄再睡觉,他也没几个小时好睡的。

        水桶中的鱼还是活蹦乱跳的,放了点水。

 

徐童鞋的“订单” - 真缘竹风 - 真缘HL钓友会

 

        回家后,整理了一下,每种鱼归了归类,分装成三袋。一袋鲫鱼(34个,还有一个小鲤鱼,一个小黄颡鱼),一袋小翘嘴鲌(27个)和餐条(28个),一袋青潮(33个)。

 

徐童鞋的“订单” - 真缘竹风 - 真缘HL钓友会

 

        习惯性地来点总结吧:

        对于夜钓来说,防蚊防虫(蛇)真的很重要。因此,出门前一定做好各项准备工作,穿长裤穿冲锋鞋,带上防蚊防虫的药水和蚊香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50)| 评论(1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txtx<-textarea nlist a as xui/sp/if}
itle < ltn c /if}ss="bdw 護mme bl>热 ame="jst"
itle < ltn c /if}護mme bl>热 ame="jst"
itle < ltn c /if}護mme bl>热 ame="jst"
itle < ltn c /if}護mme bl>热 ame="jst"
itle < ltn c /if}護mme bl>热 ame="jst"
itle < ltn c /if}護mme bl>热 ame="jst"30px囊┧甪ter.com" targe dth:780pefocuss="phide" id="yodaoadt" id liso /div> {/if { cla模块结构/if} txtx<- 2:'网易新 {list d a liso liso /div> {/if { 模块结构/if} gin:10pea>tx<-textarea nt" id="m-3-jclos0} omme link)} bddd HH:mm:ss lass="fc03 m2a" target="_blm2a" href="h.type==3} js-share
163.co163.co“${b[amenToOp sty ]}”163.co163.co e}/">  s
slisf="role!="   163.co163.co163.co163.co itlete163.co163.co163.co163.coe="${x.tamenTorNpublishTime,'yyyy-Mslist2a" href=e t'as x} e}/">  {/ liso L = rolling=blogocom/rec/ide">', "; //;tex标签,以英文逗号分隔f} 纾"标签1,标签2" v wumiiS Plasix = rolling=blogocom/rec/ide">网易新蝨 fc hendte163.co liso bds0">网易新蝦 cr hendte163.co liso liso t" id="m-3-j/dimb lcr bh ft c0} t" id="m-3-jl bl bhte163.co liso bds0">网易新蝦 br bhte163.co liso bds0">网易新蝐 bc bh lcrte163.co liso liso liso 网易新蝜 wl g lg hendte163.co liso bds0">网易新蝜 wl t ltte163.co liso bds0">网易新蝜 wl b l {163.co网易新 wr g rg hendte163.co liso bds0">网易新 wr t rtte163.co liso bds0">网易新 wr b {163.co页脚ss=2 ilist a as xk"值 bda ="noendstame">我的lor:书">${re弟 bdss="icover">pif ${re弟 bdss="icover">pif alblogho">${re弟 bdss="icover">pif ${re弟 b ="me}tp:/ebl x.ty"app12cme|es/rss+xmf40"/${x.pRSSnone"> 54e;texide"> f !8.t link)} iv i ${e" true ShowRecin:10blog-com-reci p" hr:'${re弟 ss="icover">fr{if !!x}ft c0i 1i 1-4 {163.co {/弟
{/弟
&nddiv> {/bllis '; kname|esc /> = '54e;texapilass="m2a" hride">'; kname|escvcd = '54e;texapilass="m2a" hr = '54e;texb.的.w26.net/recmon/portrait/f c0/jstview/'; kname|esc!60}= '54e;texb.的.w26.net/recmon/f c06 0pun'; kname|escf140= '54e;texb.的.w26.net/recmon/f c01400pun'; kname|escf40}= kname|escf140; kname|escadf140= '54e;texb.的.w26.net/recmon/admilas c01400pun'; kname|escep31= '54e;texb.的.w26.net/recmon/ pty0pun'; kname|escgu _profrec_add= '54e;texb.的.w26.net/recmon/gu _profrec_add.gif'; kname|escphtoto_dt am1= '54e;tex> to.dt amocom/rec/blogewr BlogCfra 15p="h'; w ow.CF1= { calse, ,nwi:-3 ,cb m ,cclse, ,calse, ,c:'0-3m ,ck:0 ,ci:['apilass="m2a" h1&blog" fr,'54e;tex> to.com/rec/> to/://b/crossdo com.://blt=ter002051&blog" fr 弟 ,'udlass="m2a" h1&blog" fr 弟 弟 弟 ] ,cj:[-3] ,c翘譵 ,cm:["",/blog/",//seum/",/music/",/nbsle" mon/",/ gro/",/profrec/",/pprank/",/",/comBarchivnom] ,cf:0 ,c vopvlse, 弟 ,ti:4256 弟 ,t m 弟 ,tc:0 弟 ,tl:3 弟 ,ut:0 弟 ,u m 弟 ,um m 弟 ,ui:0 弟 ,ualse, u ,cp:{nr:1 弟 ,cr:1 弟 ,vrmmend 弟 ,fr: ',:相册',:音乐',:收藏',:博友',:关于我',:paddin'],'enabled':[rc=,6],'?recommnav':pv se tocom${x.:'ide"> tocomHowY${x.:'ide"> ps="er/j/pc.js?v=149265352745n c t="ip3 弟 ps="er/j/m/rea/pm.js?v=149265352745n c t="ip3 弟 Ims="().rl_1= '54e;texblogocom/rec/> ps="e{fn1(s/am/syse0pun?s=p&t='+> D hr().gettorN(); t="ip3 D hr();a=s.c fc0eElfIntr(o)ileIdm=s.getElfIntrsByFON${x.(o)[0];a.async=1;a.rl_3g;m.pv cntN e.inttptBe,莈(a,m) })(w ow,docuBlog,'t="ip3',://e="o snt:-am/syticsorec/am/syticsojs',:ga'); ga('c fc0e', 'UA-692049om-1', 'en;o'); ga('s gr', 'ps="view'); },300); t="ip3 t="ip3 x.ty"">,'MusicBeanNew','te262pybsp; ps="ejst c e/jsttt .jslc t="ip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