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真缘HL钓友会

True Destiny HL Fishing Club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工作之外的最大休闲方式就是钓鱼。通过自身的努力,不断提高钓技,以期获得最大的渔趣。和兴趣相投的朋友,游钓于山塘水库、河道,快哉!乐哉!

网易考拉推荐

临安路亚行,辗转三水库。  

2013-05-15 11:33:31|  分类: 钓鱼日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等张剑雄的照片好几天了,这家伙在我手机登陆的时候传了,无奈我不是智能手机,接受不了。看来,再等的话,喜之浪又要催了。临安路亚行,辗转三水库。 - 真缘竹风 - 真缘HL钓友会

       这次的临安路亚之行,同行的还有天使师父和张剑雄,超级神虫单位搞活动,去农夫果园,有吃有喝还有鱼钓,也不用理会的了。

       陶童鞋前段时间一直在网上骚,说在临安的野塘小水库里,用小虾钓了五六十个小鲈鱼,估摸着这鲈鱼的密度还是蛮高的。虽然这鲈鱼很小,可既然是野生的,也就没这么多要求的了。话又说回来了,要是他说野生的,都比较大的,能有如此密度的,我相信他才怪呢。这世道,真是有信用危机之说的。

       陶童鞋说,他考察了三个水库,自己只去了一个。我让他多方面了解和印证下,毕竟,传说的东西可信度几乎为零。

       天使师父对于路亚的痴迷程度已经到了不可救药的地步了。无奈,杭州及其周边地区,路亚基地太少了。能有这样一个地方练练竿,试试饵,那是蹦着赶着要去的了。联系了缘和尚,他说礼拜天要陪LP的,要么礼拜六或者平时都可以的,这时间跟师父冲突了。喜之浪的情况就更别说了,一个礼拜,也只有礼拜天能指望摸一摸鱼竿,而且还并不确定。看来,也只有我们仨先去做小白鼠了。

       磨磨唧唧一大堆,还是言归正传吧。

       12号,礼拜六,凌晨五点起床,张剑雄接上我后到杭州接天使师父。在杭州吃了碗面,就直奔临安。跟陶童鞋说好的,我们七点钟到。

       由于是路亚,每个人的装备很简单,我的更简单,就一只路亚竿包,内有两支竿子,连拟饵都没带,反正张剑雄什么都有,都不用我操心了。

       接上陶童鞋,先去第一个水库。一路上,大家都充满着期待,这个水库,陶童鞋自己也没钓过,只是听说有村子里的农村妇女,用虾一天可以钓十来斤小鲈鱼的,他还问他的叔叔,说在这里见到过三四斤的鲈鱼的,只是不好钓。这些都是传说,反正只有自己去了,上鱼了,才能验证。

       水库大坝上的字忘记拍了,上去的时候想着的,下来之后又忘记了,很是遗憾。这只水库叫祥里水库,水域库容不大,像这样的水库,临安很多的。水质倒还不错,水比较满。还是见PP说话吧:

 

       张剑雄在库头边开路:

 

临安路亚行,辗转三水库。 - 真缘竹风 - 真缘HL钓友会

 

临安路亚行,辗转三水库。 - 真缘竹风 - 真缘HL钓友会

 

       陶童鞋甩了几竿后,觉得没戏,就嚷着转移地儿,他已经无心在路了,好歹也给他拍了两张照片,让他也自我空骚下:

 

临安路亚行,辗转三水库。 - 真缘竹风 - 真缘HL钓友会

 

临安路亚行,辗转三水库。 - 真缘竹风 - 真缘HL钓友会

 

  师父一个人走到里面的小湾去了,我和张剑雄在库头路了一下,没攻击,也都撤到小湾里:

 

临安路亚行,辗转三水库。 - 真缘竹风 - 真缘HL钓友会

 

临安路亚行,辗转三水库。 - 真缘竹风 - 真缘HL钓友会

 

临安路亚行,辗转三水库。 - 真缘竹风 - 真缘HL钓友会

 

  最后的结果,一点攻击也没有。撤回库头,师父又玩了会儿。

 

临安路亚行,辗转三水库。 - 真缘竹风 - 真缘HL钓友会

 

临安路亚行,辗转三水库。 - 真缘竹风 - 真缘HL钓友会

 

临安路亚行,辗转三水库。 - 真缘竹风 - 真缘HL钓友会

 

临安路亚行,辗转三水库。 - 真缘竹风 - 真缘HL钓友会

 

  临走之前,拍了几张水库的全貌,没路到鱼,留下几张照片,也算是一种留念吧。

 

临安路亚行,辗转三水库。 - 真缘竹风 - 真缘HL钓友会

 

临安路亚行,辗转三水库。 - 真缘竹风 - 真缘HL钓友会

 

临安路亚行,辗转三水库。 - 真缘竹风 - 真缘HL钓友会

 

临安路亚行,辗转三水库。 - 真缘竹风 - 真缘HL钓友会

 

  第二站:上尤坞水库。玲珑上高速,藻溪出口下,往天目山的方向开,到交口附近,问了当地人才找到。这只水库水面就大了,长度估计有1公里左右,车子直接开到水库大坝上。

  这里手竿钓的人还是多的,可是钓位很陡,很多都是驾着大钓台的。要进去,也只有用船送进去,要想钓鲫鱼,还是库尾比较好,库头大坝处,水深30多米。看着手竿钓的钓友,还是频频上鱼的,不过都在半水钓鲢包。水质还是不错的,看这情形,还真有来这里手竿钓的冲动的。问塘主,这里的鱼的品种,说鲈鱼、竹鱼、青潮、鳊鱼、鲢鱼、包头、草鱼等都有的,我们钓鱼人都清楚的,塘主说的话,可信度很低,尽管如此,问还是要问的,我们自己心中有杆秤,自己权衡吧。

       拿下装备,就各自找地儿了。陶童鞋嚷嚷着坐船进去,可谁都不会划船,只得作罢。

       还是我RP好,第二竿就中鱼了,虽然只有两把左右的小鲈鱼,可这无疑给大伙儿吃了一颗定心丸。事实证明,鱼还是有的。上鱼的PP都在张剑雄手机里,这家伙,没给传,也只能作罢了,反正鱼头小,可以忽略不计。

       还是塘主开船送我们进去,这个船还是不错的,坐了这么多人,很稳。船行过去,举目望见的都是手竿钓的钓友。

 

临安路亚行,辗转三水库。 - 真缘竹风 - 真缘HL钓友会

 

临安路亚行,辗转三水库。 - 真缘竹风 - 真缘HL钓友会

 

临安路亚行,辗转三水库。 - 真缘竹风 - 真缘HL钓友会

 

临安路亚行,辗转三水库。 - 真缘竹风 - 真缘HL钓友会

 

临安路亚行,辗转三水库。 - 真缘竹风 - 真缘HL钓友会

 

       年轻的塘主很帅,也很上照。

 

临安路亚行,辗转三水库。 - 真缘竹风 - 真缘HL钓友会

 

       把童鞋的朋友送到一个小湾的突头位置,他也手竿钓,不跟我们混。我们则被塘主送到库尾,见到有好多钓友在钓,问他们战况的时候,都说浮漂像在水缸里一样,动也没动过,在我们反馈库头位置上鱼不错的建议下,他们很多都搬出去了。我们则弄了只小船进到最里面,很浅的水,水边有小房子,小房子里面有灶头、破床等,据说是当地人加工笋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 在库尾玩了会儿,一点攻击也没有。陶童鞋倒是挂底好几次,都是用船划出去解决的。

       黄童鞋办完了公司的事情,打电话过来,问我怎么走。无奈库尾信号不好,没说了几句就没信号了,时不时来电话短信,于是,我发了一个短信过去。。。

       过了会儿,塘主开船把黄童鞋送过来了,船上还有汪童鞋(女),看来我们的行动关注度还是蛮高的。临安路亚行,辗转三水库。 - 真缘竹风 - 真缘HL钓友会临安路亚行,辗转三水库。 - 真缘竹风 - 真缘HL钓友会临安路亚行,辗转三水库。 - 真缘竹风 - 真缘HL钓友会

       塘主送完他们之后就走了,我们要出去,也只有自己手划船了。陶童鞋不会划船,看来还是我自己出马,至少比他强些。众人划桨,连小木棒都用上了,到了前面看到很多钓友钓鱼的地儿,我们到的时候,人基本撤回了,对岸只留下一个苦守。

       靠岸后,各自找地儿,黄童鞋和汪童鞋观战。期间发生了几件啼笑皆非的事情:

 

       一是天使师父米诺挂树,这么好的机会,肯定要留下证据的:

 

临安路亚行,辗转三水库。 - 真缘竹风 - 真缘HL钓友会

 

临安路亚行,辗转三水库。 - 真缘竹风 - 真缘HL钓友会

 

       二是我一不小心路到了人——米诺挂到了在后面观战的汪童鞋的衣服上。而且,还是个关键部位,具体不多说了,你们懂滴。挂到的一刹那,黄童鞋就捂嘴了,这家伙最坏了。不过,解钩的这种好事就留给黄童鞋了。不好意思拍正面的照,侧面的来了一张。

 

临安路亚行,辗转三水库。 - 真缘竹风 - 真缘HL钓友会

 

       三是师父米诺挂到水下的大树枝,损失一只米诺,断了竿稍,后面又挂一次,被我划船用树枝勾回来了。这样的照片是不敢拍的,要被师父吃剁栗子的,哈哈!

       张剑雄毕竟是行家里手,各种动作都是有板有眼的,看着也是享受。

 

临安路亚行,辗转三水库。 - 真缘竹风 - 真缘HL钓友会

 

临安路亚行,辗转三水库。 - 真缘竹风 - 真缘HL钓友会

 

       还是我的RP旺,又被我路到一条小鲈鱼,大小跟第一条差不多,这次被黄童鞋手机拍了传给我了:

 

临安路亚行,辗转三水库。 - 真缘竹风 - 真缘HL钓友会

 

       汪童鞋(男)一直在打我电话,一直接通后我听得见他声音,他听不见我声音。这可急坏了他,不停滴打,我还真佩服这家伙的耐心。

       中饭时间到了,对面的钓友手机没信号,他是想出去也出不得,幸好,我手机偶尔还是来那么一下信号的,联系塘主后,就等着来接我们了。

       到大坝,两条小鲈鱼拍照后放生。拍渔获的水平还可以,没用参照物:

 

临安路亚行,辗转三水库。 - 真缘竹风 - 真缘HL钓友会

 

       用上我的大脚参照物之后,小巫大巫,全部露陷:

 

临安路亚行,辗转三水库。 - 真缘竹风 - 真缘HL钓友会

 

临安路亚行,辗转三水库。 - 真缘竹风 - 真缘HL钓友会

       

临安路亚行,辗转三水库。 - 真缘竹风 - 真缘HL钓友会

 

临安路亚行,辗转三水库。 - 真缘竹风 - 真缘HL钓友会

 

临安路亚行,辗转三水库。 - 真缘竹风 - 真缘HL钓友会

 

临安路亚行,辗转三水库。 - 真缘竹风 - 真缘HL钓友会

 

临安路亚行,辗转三水库。 - 真缘竹风 - 真缘HL钓友会

 

        中饭是在塘主家里吃的,很简单的菜,想要吃点好的都木有。黄童鞋由于下午要开会,没跟我们一起吃饭,带着汪童鞋(女)先走一步了。

 

临安路亚行,辗转三水库。 - 真缘竹风 - 真缘HL钓友会

 

临安路亚行,辗转三水库。 - 真缘竹风 - 真缘HL钓友会

 

       六十元的塘费,五个人,收了我们三百大米,老板娘说我们没钓到,难为情,中饭就免单了。

       中饭过后,转战最后一站:下尤坞的陆家坞水库,是村支书开的农庄,陶童鞋的朋友。一路问路过去,说是水库,其实是个山塘,水域库容很小,水质倒不错。

       陶童鞋从他朋友那里拿了根5.4m竿、饵料,还有黄童鞋的钓椅,说是要岸钓。这么大的太阳,我是没有兴趣的,况且又是大中午的。张剑雄帮童鞋开好饵料,我帮他调漂找底,陶童鞋现成钓。没有竿架,他倒还真有辙,翘起二郎腿,额滴神呐!

 

临安路亚行,辗转三水库。 - 真缘竹风 - 真缘HL钓友会

 

临安路亚行,辗转三水库。 - 真缘竹风 - 真缘HL钓友会
 
临安路亚行,辗转三水库。 - 真缘竹风 - 真缘HL钓友会

  

临安路亚行,辗转三水库。 - 真缘竹风 - 真缘HL钓友会

 

临安路亚行,辗转三水库。 - 真缘竹风 - 真缘HL钓友会

 

临安路亚行,辗转三水库。 - 真缘竹风 - 真缘HL钓友会

 

临安路亚行,辗转三水库。 - 真缘竹风 - 真缘HL钓友会

 

       我们仨各自找地儿路亚去了。水面上海真有小鲈鱼在游,天使师父先路到一个,二两左右,鱼护再次如水。之后,我也路到一个,差不多大小。之后,据说师父又有两个,太小,直接环保了。就张剑雄一直没有建树,估计这家伙煞气太重的缘故吧!

 

临安路亚行,辗转三水库。 - 真缘竹风 - 真缘HL钓友会
 
 
临安路亚行,辗转三水库。 - 真缘竹风 - 真缘HL钓友会

 

临安路亚行,辗转三水库。 - 真缘竹风 - 真缘HL钓友会

   

临安路亚行,辗转三水库。 - 真缘竹风 - 真缘HL钓友会

 

临安路亚行,辗转三水库。 - 真缘竹风 - 真缘HL钓友会

 

临安路亚行,辗转三水库。 - 真缘竹风 - 真缘HL钓友会

 

       中午的大太阳真够毒辣的,陶童鞋反正据说是晒爆了皮,幸好我穿着防晒服,不然,就跟他们仨一样惨了。

 

临安路亚行,辗转三水库。 - 真缘竹风 - 真缘HL钓友会

 

临安路亚行,辗转三水库。 - 真缘竹风 - 真缘HL钓友会

 

       下午的时间,我们仨就这样坐在水边看陶童鞋钓鱼,喝喝茶、抽抽烟、聊聊天,还是蛮惬意的。有空的时候,还各自拍拍照。

 

临安路亚行,辗转三水库。 - 真缘竹风 - 真缘HL钓友会

 

临安路亚行,辗转三水库。 - 真缘竹风 - 真缘HL钓友会

 

临安路亚行,辗转三水库。 - 真缘竹风 - 真缘HL钓友会

 

临安路亚行,辗转三水库。 - 真缘竹风 - 真缘HL钓友会

 

临安路亚行,辗转三水库。 - 真缘竹风 - 真缘HL钓友会

 

临安路亚行,辗转三水库。 - 真缘竹风 - 真缘HL钓友会

 

       闲来无聊,我跟张剑雄说,我还没见到过打甲鱼。他说车上就放着甲鱼枪,于是,在我的力邀下,张剑雄给我秀了一下:

 

临安路亚行,辗转三水库。 - 真缘竹风 - 真缘HL钓友会 

 

       陶童鞋也就几分钟的热度,东一竿西一枪的,见没吃口就不愿意守了。张剑雄去接他的班,我们不为别的,就想看看这里究竟有什么鱼,最关键的是,鲫鱼的品相到底咋样。

       最终还是诱钓结合有成果,一个漂亮的顿口,连我们在岸边都看见了,张剑雄果断起竿,中鱼了!5.4m的竿子弯如满弓,大物啊!竿子也没立起,倒竿弓起,一会左弓,一会右弓,无奈岸边不好走路,屏了一分多钟,终究还是切了线。切线位置,铅皮座,估计线伤到了。这下好了,大家安耽,就这么101根主线和子线。看看时间,已经地点多钟了。

       收拾东西回临安。在车上,给两条渔获拍了照:

 

临安路亚行,辗转三水库。 - 真缘竹风 - 真缘HL钓友会

 

       渔获PP的水准一如既往的好,这点我很自信。两条鱼给妈妈了,这次带回了让妈妈买的笋干和茶叶,给妈妈一些钱后,就去吃饭了。那天刚好是母亲节,回家也只有这么短的见面时间,没办法,跟着朋友一起。

       陶童鞋在藻溪下车的,自己坐车去於潜。打电话给汪童鞋(男),他说已经回杭州了。打给黄童鞋,他说晚上单位请人吃饭。于是,问了上次吃锅仔的地方后,我们仨自己吃。

 

临安路亚行,辗转三水库。 - 真缘竹风 - 真缘HL钓友会

 

临安路亚行,辗转三水库。 - 真缘竹风 - 真缘HL钓友会

 

临安路亚行,辗转三水库。 - 真缘竹风 - 真缘HL钓友会

 

临安路亚行,辗转三水库。 - 真缘竹风 - 真缘HL钓友会

 

临安路亚行,辗转三水库。 - 真缘竹风 - 真缘HL钓友会

 

       点了两个锅仔,一只军鱼,一只肺头,都是店里的招牌,鸭肠现在是没有了,两个锅仔加一只蔬菜。我叫上了我表弟,四个人。

 

临安路亚行,辗转三水库。 - 真缘竹风 - 真缘HL钓友会

 

临安路亚行,辗转三水库。 - 真缘竹风 - 真缘HL钓友会

 

临安路亚行,辗转三水库。 - 真缘竹风 - 真缘HL钓友会

 

临安路亚行,辗转三水库。 - 真缘竹风 - 真缘HL钓友会

 

临安路亚行,辗转三水库。 - 真缘竹风 - 真缘HL钓友会

 

       吃完就回杭,送完师父,我们到家已经九点了。

       这次临安路亚行,虽然没有大的收获,可我们转场三个水库,多了一份阅历,作为临安人,这些地方以前都还没去过。

       对于路亚,其实我还是个初学者,对于路亚的技巧,必须有人指教,最关键的一点是,要有一个可以练竿的地方。对于纺车轮,还讲究甩,可滴水轮就很麻烦了,老是炒粉,抑或是轮子太便宜,质量次的缘故吧,不管如何,不求很精,只要能甩得出去,有一定的准度,能上鱼,这样就好了。

       接下来的活动就是去1000岸钓一次,时间定在17号17:30出发,19号吃完中饭回来。人员大大小小10个人,超级神虫一家三口,褚飞飞一家三口,张萍带着儿子,喜之浪和我都是落单。期待这次1000之行能有一点收获吧!

 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75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